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文史E家

于右任会见爱因斯坦

 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不仅是闻名中外的书法大师和爱国诗人,也是具有广泛影响的社会活动家、新闻记者。

  1922年陕西靖国军失败后,于右任经陇南、过四川,回到上海。拜见孙中山先生,报告西北情况,认真总结经验教训,在中山先生的支持鼓励下,开始了新的战斗。这时,正是国共合作酝酿时期,于右任积极参与国共合作,拥护孙中山先生提出的“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”的三大政策,出任国共合作的上海大学校长。上海大学前身是私立东南高等师范专科学校。于右任感到原来校名字数既多、意又狭隘,经会议研究,“拟改为上海大学为好。”1922年10月,上海大学在《民国日报》上刊登启示:“本校原名东南高等师范专科学校。因‘东南’二字与东南大学相同。兹从改组会议议决,更名学制、定名‘上海大学’,公举于右任先生为本大学校长。此布”

  于右任认为,要建立新民国,必须有新教育。他在共产党人李大钊帮助下,改革教学内容,增设新的专业,注重社会实践。并邀请中共党员邓中夏出任教务长,和副校长邵力子一起主持学校的日常工作,瞿秋白任社会学系主任,许多共产党员、进步人士、专家学者如蔡和森、恽代英、张太雷、陈望道、沈雁冰、蒋光慈、任弼时、田汉、俞平伯、周建人、沈泽民、高语罕、方光焘等到校任教。上海大学成为我国东南地区着名的高等学府。

  1926年秋,世界着名物理学家、诺贝尔奖获得者爱因斯坦博士应邀赴日本讲学。11月13日爱因斯坦在上海同济大学校长威斯特夫妇(德国人)陪同下,到达上海。当天,他参观了上海市容。当他看到十里洋场的上海,一边是新式的高校大厦,一面是低矮的小木板房;中国工人每天拿5分钱的工资,干着繁重的劳动;欧洲人坐着汽车在街道上耀武扬威。这样鲜明的对比,使这位正直的科学家十分气愤,爱因斯坦还认真观看了画家王一亭先生的绘画作品,他对王一亭的国画赞口不绝。

  王一亭(1867-1938)名震、字一亭,是富有民族气节的着名画家和实业家,辛亥革命前后与于右任先生过往甚密。1915年他曾专门为于右任画过肖像。于右任在“题在一亭为余画像”诗中写道:

  零雨东山又一时,回头莫遣百年悲。

  于思似我还非我,独立苍茫有所思。

  歌哭无端不世情,蒙戎匍匐思先生。

  沧桑几度人将老,一种伤心画不成。

  当晚,王一亭先生在自己园林式的寓所设宴欢迎爱因斯坦夫妇。时任上海大学校长的于右任、前同济大学校长威斯特、北京大学教授张君劢、名记张季鸾、浙江政法学校教务长应时博士、日本改造社代表稻垣夫妇等应邀出席作陪。

  宴会前,于右任亲切会见了爱因斯坦,他对爱因斯坦在科学上的卓越成就表示由衷的钦佩。他认为相对论对揭示空间与时间的辩证关系,无论在科学上、哲学上,都具有重大意义。他祝贺爱因斯坦荣获1921年度诺贝尔物理奖,并欢迎爱因斯坦将来也来中国讲学。

  宴会上于右任致欢迎词:“谨代表中国青年届述敬仰之意,中国古代有伟大的发明,中国青年、崇仰学术”,“故极崇仰博士,惟愿博士在日本讲演完毕,重为我国青年赐诲。”爱因斯坦在热烈的掌声中致答谢词:“今日得观许多中国名画,极为愉快。尤佩服王一亭君的个人作品。相信中国青年将对科学定有伟大的贡献。”(《民国日报》1922.11.13)两人的讲话,不时为热烈的掌声所打断。爱因斯坦说:此次中国之行给他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。

[责任编辑:段妍妍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