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文史E家

1945:董必武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始末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,苏、美、英三国首脑斯大林、罗斯福和丘吉尔,于1945年2月4日至11日在苏联克里米亚半岛的雅尔塔举行会议。12日发表了雅尔塔会议公报。公报宣布,将由美、苏、英、中、法共同发起,召集旧金山制宪会议,制定联合国宪章。

  2月18目,在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上,毛泽东说:“中国共产党要派代表参加制订联合国宪章旧金山会议”。同日,周恩来致函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,要求中国代表团应由国民党、共产党、民主同盟三方代表共同组成,各占三分之一。但是,这一正当合理要求遭到国民党政府拒绝。

  然而,蒋介石毕竟对美国总统罗斯福3月15日的电报不能置之不理,加之,顾维钧(时任国民政府驻英大使)婉转地向蒋介石建议,别把大门关死,往后好有回旋余地。于是,3月26日,蒋介石一再权衡利弊,经反复思考之后想出一个办法。他致电罗斯福,告诉美方中国已组成10人代表团名单,其中包括共产党和其他两个反对党的代表各1人。代表团成员为: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、国民政府驻英大使顾维钧、国民政府国防委员会秘书长王宠惠、国民政府驻美大使魏道明、中国青年党领袖李璜、中国民主社会党领袖张君劢、共产党人董必武、着名学者胡适、金陵女子学院院长吴贻芳、《大公报》总经理胡霖。其中,后3人是作为无党派人士参加的。

  当时,中共提出周恩来、董必武、秦邦宪三个人选。国民党非常惧怕周恩来,因此竭力反对。在顾维钧等人的劝说下,同意共产党的元老、知名法学家、懂英语的董必武(随员陈家康、章汉夫)入选。

  4月7日,董必武一行从延安抵达重庆。12日,董必武乘美国军用小型飞机离渝赴美,22日才到美国纽约。在纽约稍事休息后,24日到达旧金山。

  1945年4月25日,联合国制宪会议在美国旧金山大歌剧院隆重开幕。当时,共有51个国家派出代表团参加了会议。中国派出了以中华民国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为首席代表的代表团。在代表团的10名代表中,董必武是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区人民的代表。中国代表团的到来,受到旧金山和全美国华侨的热烈欢迎。

  会议期间,为向国际上展示中国代表团团结统一的形象,顾维钧力主由代表团全体代表出面,举行一次记者招待会。尽管有人反对,但在顾维钧的努力下,记者招待会于5月1日隆重举行。这次招待会盛况空前,共有600余名中外记者和来宾参加,这是中国共产党人首次在国际外交舞台上亮相。

  当时,国共两党问题是各国记者关注的重点,故有记者要求主持招待会的宋子文向大家介绍共产党的代表。此时,宋子文把董必武介绍给大家,称之为“我的朋友,董必武先生”,并强调“我们已共事20多年”。这时,董必武也彬彬有礼地站起来,向来宾们点头致意。全场看到的是一位温文尔雅、嘴巴上蓄有两捋胡须、令人起敬的长者,顿时,全场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  会议期间,为扩大中国共产党的影响,董必武主持出版了英文版《解放区实录》,共印了5000册,散发给出席会议的各国代表、外国记者及美国人士,比较详细地向世界介绍了解放区军民抗击日寇、政权建设、经济和文化建设等方面的成就。

  众所周知,1931年致公党总部早已从旧金山迁到香港。1941年日军占领香港,致公党中央组织被迫停止活动,世界各地的致公党组织只得独立自主地开展活动。抗战期间,美洲的致公党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,做出了自己的贡献。当中国代表团来到旧金山时,中国致公党驻美洲总支部(所在地就在旧金山)表示最热烈的欢迎。5月1日,当中国代表团举行盛大招待会时,中国致公党驻美洲总支部的主要负责人司徒俊聪(1952年11月,在致公党“五大”时,当选为中央副主席)参加了这次招待会,并有幸地会见了董必武同志,双方进行了亲切地交谈。此举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影响,不仅反映了海外侨胞对祖国代表团的深厚亲情,也说明中国致公党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战斗情谊。

  几十年来,这一片刻历史一直作为一段佳话传颂着,这是中国致公党的一段光荣历史,永载史册。

  6月26日,参加会议的51国代表签署了联合国宪章。中国政府代表团首席代表宋子文、中国代表团代表之一的董必武,都在宪章上签了字。

  这次董必武到美国,是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第一次以公开身份在美国活动。除参加会议以外,董必武还尽可能多地接触美国友好人士和旅美华侨。《华侨日报》以《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政策》为题,连载了他的演讲,受到广大侨胞的欢迎。联合国制宪会议结束后,董必武曾到华盛顿等地,会见美国友好人士,如史沫特莱、赛珍珠、费正清等。还曾多次到华侨中去参观访问,为侨胞们题词留念。

  10月24日,联合国正式宣告成立,总部设在纽约。11月20日,董必武乘飞机回国,26日抵达重庆,胜利地完成了此次历史任务。

[责任编辑:段妍妍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