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文史E家

徐国与群舒青铜器

  从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考察,春秋时在今江西、湖北、安徽等省分布着众多诸侯国,从传世和出土的青铜器看,其中赢姓的徐国和偃姓的群舒(包括舒鸠、舒庸、舒蓼等国)都有所凸显,为今天研究其青铜器内涵及其历史文化提供了重要资料。

  1979年在江西省靖安县水口兴山的一处古代窖藏,出土春秋晚期徐国的铜盥盘、铜炉盘和铜箕各一件。盥盘内底铭文为:徐王义楚择其吉金,自作盥盘。徐国故城在今安徽泗洪县一带。义楚即《左传》中的仪楚。该盘铭文之义楚,与清光绪十四年(1888年)在江西省高安县清泉市旁山中出土的两件徐王义楚觯之“义楚”为一人。据铜炉盘内底铭文,其器时代要早于盥盘。

  零散出土的徐器还有山西侯马上马村13号墓出土的春秋中期徐国庚儿鼎一对,湖北枝江问安出土的徐夫子鼎,1973年湖北襄阳蔡坡出土的徐王义楚元子剑,1982年浙江绍兴坡塘306号墓出土的徐王元子炉,等等。

  东周时代群舒铜器在安徽省不少地方都有发现。从铜器发现的地区看,今舒域一带应为群舒中心。重要器物有:

  兽首鼎:又称牺鼎,此种形制的铜鼎,曾在舒城、怀宁、庐江等地出土。特征是,圆腹鼎体的一侧作兽首状。1982年怀宁杨家牌出土的兽首上有高起的双角,与庐江出土的相同。三只较高的蹄足,腹耳直折向上,好似兽的两翼,面部有凸起的圆形双目,杨家牌鼎的兽嘴两侧有似马鏕的凸起。与兽首相背的鼎腹一侧铸卷曲状兽尾。舒城砖瓦厂出土的牺鼎,尾作蛇首状,庐江出土的则作成扉棱式。1974年舒城出土的和安徽省博物馆收藏的兽首鼎都有密合的盖。寿县博物馆收藏舒城出土的一件兽首鼎,兽首的双目镶嵌松石,表现了极为考究的铸造工艺。兽首鼎在装饰上除有象鼻、蟠蛇等纹饰外,最主要的还有具有特色的直线小点纹,且常饰在腹耳上。

  兽首鼎的造型雄丽优美,风格独特,它虽然属鼎类,但在形制上似应是模拟盛酒器的牺尊。目前所见这种铜制兽首鼎主要出土在长江以北、淮河以南的舒域、庐江、怀宁的长三角形地带,而这一广大地区,据学者们研究,春秋时代主要是群舒之地,有理由推测,兽首鼎的主人主要属群舒。从这些兽首鼎的特点风格看,其时代以定在春秋前期为宜。

  双龙耳尊:体作圆形,侈口,宽肩、腹下收,较高的圈足。腹上有回首双龙耳,龙作平嘴,瞪目,短耳,卷尾。身饰云纹,整体古朴简洁,器物通高与口径基本相等。已见的几件双龙耳尊,器身花纹基本相同,腹部通体饰瓦纹,肩饰三角云纹或变形夔纹,足饰云纹。双龙耳尊外形诡谲,器之时代从瓦纹和变形夔纹看,应属西周晚期至春秋前期。从出土地看,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南的南陵和青阳,出土虽还不多,尚未形成一个群体,但可明显反映出这种器物的地域风格。上海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双龙耳尊,1978年在故宫博物院《各省市自治区征集文物汇报展览》上展出,该尊是在废铜中拣选出的,推测原产地也应是今安徽地区。双龙耳尊的体作宽圆腹,大侈口,很罕见,耳也独特,亦具有春秋特点,这些都充分突出了地域色彩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安徽舒域、肥西、铜陵、怀宁、庐江、六安等地,都出土有造型独特,有别于中原地区的青铜盉。一般特点是,器身作折足鬲式,颈上部为外侈的盘口,器腹正面一流口,器腹一侧铸龙柄或卷曲柄,或凤首柄,或短柄,等等。这种特殊形制的青铜盉,时代的上、下限大体在西周晚期至春秋时代。这种可称作“异形盉”的铜器,出土地点多与群舒所在地相吻合,推测它们或许与群舒文化有着重要联系。还应指出,这种“异形盉”在湖北汉川县、河南光山县也有出土,故也可以明确,“异形铜盉”主要流行在江汉和江淮流域。

  (作者系着名学者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)

[责任编辑:段妍妍]